当前位置:manbetx体育在线 > manbetx体育注册b > manbetx体育注册b

长短视频混战内容行业如何创新升级?

2019-12-29

  2019年内容行业的新趋势是什么? 答案或许已经出现在了首届ICCIF国际文创节上。 9月20日,各内容领域的头部玩家聚集在了上海世贸商城的金色大厅,和近百位文创产业大咖、企业家一起,分享他们所在行业的新动向。 在2013年,爱奇艺很难想象几年后短视频会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; 短视频自媒体一条一路从电商扩张到了新零售领域; 腾讯互娱打造的《王者荣耀》也开发了游戏IP联名潮牌。 依托于内容,不同的行业开始有了跨界的发展和合作,内容的想象力,也不再局限于传播量。 从不同赛道来看,今年乃至未来的几年,内容行业竞争依然激烈。

  「爱奇艺」徐伟峰:在2013年,很难想象短视频会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爱奇艺的对手来自四方八面。 “在2013年,很难想象短视频会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”,爱奇艺联席总裁,PPS的创办人徐伟峰说,他们现在面对的竞争已经不仅来自腾讯视频、优酷等传统长视频平台,各类社交、内容平台都试图从视频切入,抢占用户的在线时间。 最终的赢家应该要具备两个要素,一是理解用户,二是理解内容。在爱奇艺内部,有一个很有趣的说法, “让文科生了解理科生,让理科生帮助文科生”,也就是让科技和创意“互帮互助”。徐伟峰提到,创意人要为用户提供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内容。 而想要理解用户的想法,不仅需要用户访谈,还要基于用户观看视频的习惯,例如去统计点开一个剧集或者综艺的时候几分钟离开。 爱奇艺去年出品了一部爆款悬疑刑侦剧《破冰行动》。 一开始,这个缉毒题材是一个比较窄的男性内容,但爱奇艺的用户青年的女性稍微多一些。 怎样根据这个圈层的用户去破题呢? 他们发现这个三、四年前的缉毒案,引发了公安系统的腐败,除了公安人员外,还有涉及到他们的亲属、家人以及同乡、同理的人。 在不断了解用户后,团队从这些人背后复杂的人性去破题,再回过头来创作,此时它已经不完全是一个艺术创作。「腾讯互娱」高立:设计师的工作其实是“翻译”什么是游戏? 设计如何帮助游戏? 如何证明你的设计是有价值的? 这是腾讯互娱TGIDEAS上海设计团队负责人高立,在从事游戏产品做设计服务的十年里,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 高立的结论是,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如何去理解游戏的定义与边界。 数字游戏由于其主动参与的特点,它会 让你成为整个故事的参与者,并且在互动技术的基础上,塑造出各种丰满的人物和角色,人物角色会衍生出一个个扣人心弦的故事,这些故事又成为文化圈子但是又成为一种年轻人的生活方式。 它也为年轻人成就自我提供更多的可能,比如说电竞就是亚运会的项目之一,许多高校也为此设立了专业。 一个优秀的游戏,不仅仅是个简单的娱乐行为,它应该有不错的技术、好玩的玩法、健康的商业模式、价值认同、情感共鸣、艺术表达等更多积极的布局。 按照以上对游戏的拆解,设计便会有更大的扩展,高立认为,向前一步,可以给游戏做世界观和文化的设计,向后一步,可以为游戏做衍生,和大众去接触。 近两年,腾讯互娱多次尝试用世界的语言讲述民族的故事。 “一人之下”是其中一个成功的文创项目。 《一人之下》是腾讯动漫平台下一部超高人气的作品,故事体系源自于中国的道家文化。 作品登录日本之后,由于其独特和鲜明的文化特征,受到了日本年轻人的欢迎。 设计师们在分析了受众人群基础上,以道家文化为切入点,结合年轻人喜欢的符号,打造了潮流品牌“人有灵”。 目前这个项目已经进入第三期,今年他们将跟随腾讯与云南的数字云南计划,结合当地特色的轧染等工艺,推出全新的商品计划。 文化没有边界,游戏的边界也可以突破。 在高立看来,设计师做的其实是翻译工作,将游戏里面的视觉风格、世界观、文化特质等内容,翻译成一个大众易于理解的内容。做好翻译工作,才能让大众了解游戏、认可游戏,使其成为多元文化的一部分。「有书」雷文涛:不把用户当韭菜,要把用户当大树过去四年的时间里,知识付费行业从无到有,发展成了一个行业。 知识付费来时的路比较模糊,有书的创始人雷文涛认为,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,向未来进发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初心,也就是知识服务。 而知识服务的本质,是成长服务,通过学习改善一个人的生活品质,让他更加从容地面对这个时代。 有人说,我们已经进入到VUCA(Volatile,Unpredictable,Complex,Ambiguous)的时代,它动荡不安,不可预测,复杂、而且模糊。 无论是在生活里还是新闻中,每个人都很焦虑。 面对不安和焦虑,“终身学习”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共识。 而接纳不确定,并用终身成长消除这种不确定性正是雷文涛创办有书的一个种子。 从个人的角度来讲,要不断的突破认知的边界才能看到更多的可能性,因此知识付费是个需要引导和服务的巨大市场。 那么知识付费未来的行业发展在哪里呢? 雷文涛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说法,知识付费时代的意义不亚于另外一个古登堡时代,也就是印刷时代。 知识付费推动了更加灵活的交互形态发展,也改变了许多内容生产方式,让我们能够利用碎片时间系统地学习。 面对当下大众对知识付费的两点质疑——贩卖焦虑和知识无用,雷文涛认为这并非知识付费的原罪。 因为回溯历史,古登堡时代同样受到“印刷速度慢”和“字体难看”等质疑。如果知识付费平台不是抱着割韭菜的心态,而把用户当大树去“培育”,用户又能继续将学到的知识内化,这样的知识交易就有很大的动力所在。由此看来,行业的未来是乐观的,交付的方式、内容的品质都会不断的提升,行业中的问题也将逐渐被修正。 但无论行业怎么变,知识服务的本质——终身学习和成长依然不变。「喜马拉雅」蒋德铭:声音经济下,草根也能月入三百万视频借助双眼,音频解放双眼。对比爱奇艺要抢占的用户时间,喜马拉雅能够抢占的时间似乎更多,走路的时间、开车的时间,这些不能看视频的场景,音频却能很好地利用起来。喜马拉雅总裁特别助理蒋德铭告诉观众,一个人每天不能或不方便用眼的时间超过8小时。 这也是为什么喜马拉雅现在占据了70%的音频市场份额,7年前还没有什么App去研究如何抢占用户的这部分时间。 喜马拉雅,一直在挖掘更多声音的价值,形式上从有声书、脱口秀到付费内容,内容上从娱乐类到知识类。 电台也可以做直播,如今音频直播的热度不输给能带来视觉冲击的视频直播,它更关注声音的价值。 声音正在给新时代的人带来新可能和机会,让大家有机会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或者额外收入。 比如喜马拉雅最著名的“草根”主播紫襟,他在平台上以“讲鬼故事”出名,在大学期间就开上了兰博基尼,现在已经实现收入月入三百多万,是目前所有主播当中最受欢迎的。 喜马拉雅现在有接近5.3亿的下载量,接近700万的用户上传过音频,并且每年还会有将近6000人加入主播的行列中。 下一步喜马拉雅将撬动更多人一起发声,为内容注入更多的基因,成长为生态更加健壮的平台公司。「一条」张晴:内容里最会电商的,电商里最会内容的作为一个短视频软件,一条在上线亿;作为一个新兴电商平台,2016年店铺上线亿。 现在,一条成长为一家综合了短视频平台、电商和新零售的公司,它的每一次转型都是被“逼出来”的。 一条的创立源自于一场传统媒体人的自救,传统媒体拍杂志大片的功底,加上新媒体的思维,让产品一上线就非常火爆。 五年来,他们共拍摄了三千条百分之百原创的视频,一个几分钟的视频从选题到成片需要3周,素材有6到8个小时。 一条的合伙人张晴说,由于他们关注很多做原创的手艺人和设计师,视频中常常会展现产品的制作过程。 有意思的是,很多用户看完后就想拥有这样的产品,后台留言最多的是询问哪里可以购买。 于是2016年,一条开始转型做电商,它同时连接品牌端和客户端,自身又具备媒体信用背书。 作为平台,它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通过成熟的视频拍摄进行营销,把产品拍的“好看”,吸引用户。 因此做电商,其实又回归到做内容的老本行。 在2018年,一条又“被逼”进入新零售,在上海、北京等城市陆续开张生活集合线下店,拓展了中老年用户群体。一条的整个生意逻辑从内容开始,给予匠人安安静静做产品的环境,同时也带动了很多文创品牌的共同成长,这个过程是互相成就的。如今,它不仅代表着“每天一条视频”,还通过优质内容实现了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,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、社交、长视频、短视频、音频、影视文娱、内容创业、二次元等。